唐山一氧化碳中毒事件调查:清洁煤带来的安全拷问

映寒时讯 640

✅牧师传说,唐山一氧化碳中毒事件调查:清洁煤带来的安全拷问-映寒时讯_唐山一氧化碳中毒事件调查:清洁煤带来的安全拷问

  在最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河北省唐山市先后有6位村民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还有数十位村民不同程度中毒住院治疗。这些村民都疑似使用当地推广的清洁煤而出现中毒情况。有关当地生产的清洁煤是否符合标准、政府推广方式是否到位以及村民的使用是否恰当等一系列问题,随即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清洁煤本是环保好煤,怎么就成了村民眼中的“夺命煤”,是煤的问题还是另有其因?

  唐山市的李女士说,清洁煤比散煤难烧透,烧起来确实很旺。

  文/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刘云鹤        

  清洁煤难烧透

  烧完还是一炉子

  10月22日,唐山市开平区栗园镇马格庄村的郝先生父母燃煤时发生一氧化碳中毒,父亲中毒身亡,母亲至今仍在医院接受治疗。郝先生讲述,父母中毒时燃烧的是政府推广的清洁煤,因此他怀疑这些煤有问题。

  单从颜色上看,当地推广的清洁煤和散煤差不多,只能从外观形状上看出区别。而“难点燃,难烧透”却是当地居民对这种煤的普遍看法。

  “很难烧透,每次添上一炉子煤,烧完之后感觉还是一炉子,不过烧起来确实挺旺,一壶水开得很快。”马格庄的村民李女士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村里推广的清洁煤每吨650元,“买半吨赠两袋,价格上确实比买散煤划算,还可以用家里的散煤进行置换。”

  自从郝先生家发生一氧化碳中毒事件之后,李女士家就再也没有在晚上烧过清洁煤,只敢在白天使用,而且她和老伴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到这些清洁煤用完,就不再继续购买了。

  村民张先生也觉得与之前只需要用柴火就能点燃的散煤相比,推广的清洁煤很硬,难点燃,每次用清洁煤生炉子都得用散煤来引燃。

  在村里,村民们晚上睡觉都习惯性地不灭炉子,而是将炉子封起来。虽然以前也出现过一氧化碳中毒的情况,但今年已经出现了6人死亡、数十人中毒,因此张先生猜测,清洁煤难烧透,晚上炉子一封,在缺氧的情况下更容易导致一氧化碳中毒。

  土炕充当“烟囱”

  烧煤还按老办法

  在出事的郝先生家,其父母睡的是一张土炕,卧室内一共两个窗户,窗户都是双层,并且最内层的窗户都是铝合金质地,密封性和保温性都很好。紧挨着土炕的房间里支着一个煤炭炉,两个房间中间有一道门。晚上睡觉卧室的门是关闭状态。

  除了郝先生家,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分别采访了出现一氧化碳中毒的多位村民,包括开平区洼里镇的叶先生、唐山市迁安市建昌营镇的秦女士等,他们的情况都和郝先生家类似,睡的是土炕,窗户密封性好。

  据了解,唐山市的农村普遍流行睡土炕,而且多数都是煤炭炉连接着土炕,煤炭炉产生的热量和气体通过土炕进入烟囱最后排出房屋。这里土炕相当于起到一个烟囱的作用,而土炕表面都镶了一层瓷砖,一方面为了美观,另一方面也起到一定的密封作用。

  村民们普遍认为,各家土炕质量不一,或多或少都会漏一部分气体到卧室内。加上铝合金窗户的密封性比普通窗户要好,因此他们猜测煤炭燃烧产生的一氧化碳透过土炕的缝隙进入到卧室内,才发生了中毒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村民表示,从今年开始大规模推广使用清洁煤,不过烧煤的炉具并未更换,烧煤还是按老办法。

  秦女士婆婆和儿子也是因为燃烧清洁煤一氧化碳中毒,儿子已经出院,婆婆仍在医院治疗。“幸亏当晚窗户开了一部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秦女士说,他们所在的医院有很多一氧化碳中毒的患者,多数都是燃烧的清洁煤,“我家人中毒是在11月23日,听120的人说那几天天气不好,一天就接了十几个中毒的,可能和天气有一定关系。”

  接连出事后

  村民晚上不敢烧了

  国家发改委曾发布通知,鼓励推广使用清洁型煤替代劣质散煤,唐山市在今年也对清洁煤进行了大范围的推广。但据多位村民反映,推广都是通过村里,并没有操作说明和相应的安全提醒。在唐山接二连三被爆出疑似燃烧清洁煤一氧化碳中毒事件后,当地有关部门开始挨家挨户发放一氧化碳报警器以及张贴安全提醒。有的村子甚至每天都在喇叭里播放燃煤取暖的安全提醒。

  但记者注意到,张贴的提醒中并没有提及专门针对清洁煤的使用方法,也没有提及专用炉具等。

  据村民叶女士说,在她女儿出事的第二天,村里的广播中曾提醒过烧清洁煤时要将煤块敲开。

  12月5日下午,唐山市委市政府官方发布消息,唐山市召开冬季清洁取暖工作紧急会议:立即开展安全大检查。唐山市沐熙云点播副市长李贵富指出,对洁净煤取暖户要重点排查炉具排烟和通风设施,确保通畅,防止一氧化碳中毒,还要切实加大冬季取暖安全知识宣传力度,切实做到人人皆知,家喻户晓。

  尽管如此,村里还是人心惶惶。

  “害怕,不敢再买了,有些已经买的只敢在白天用。”很多村民干脆采用空调和电暖器取暖。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发现,关于清洁煤的推广情况,各个村都不一样。有的是政府工作人员带着民警挨家挨户检查,有的只是村委会口头传达有人来检查。

  “没有强制购买,但是不买的村民都需要登记姓名和身份证号。”李女士说。

  接连出现煤气中毒事件,当地政府挨家挨户张贴提醒,并免费发放了报警器。

  清洁煤生产企业

  列入了省级生产体系

  在栗园镇,很多村子所用的清洁煤都是一家位于唐山市开平区洼里镇古楼庄的企业生产的,在村民提供的煤炭包装袋上写有: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发现,该公司已经注销,由唐山博瑞型煤制造有限公司代替。

  在今年10月23日,河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同意唐山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型煤业务整体转让的批复,批复了唐山市发展改革委《关于唐山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型煤业务整体转让的请示》。根据批复内容显示,唐山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于2015年8月经审核验收,列入省洁净型煤生产配送体系,年产能20万吨。由于经营方面原因,同意该公司将洁净型煤业务整体转让唐山博瑞型煤制造有限公司。

  唐山博瑞型煤制造有限公司一名负责人称,公司是政府指定的清洁煤生产企业,是达标的,生产的清洁型煤供应到整个开平区。

  对此,开平区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政府不会随便指定厂家生产,中毒是不是燃烧清洁煤导致,这个也不好界定。

  据悉,当地警方已经对涉事的清洁煤进行取样检测,目前暂未有结论。

【编辑:苑菁菁】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