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创股份业绩创新低出售可儿教育股权换赛道?

映寒时讯 181

✅佛山星星ktv,威创股份业绩创新低出售可儿教育股权换赛道?-映寒时讯_威创股份业绩创新低出售可儿教育股权换赛道?

  新浪财经讯,威创股份又在筹划一笔“大买卖”。

  不过与以往“买买买”不同的是,此次威创股份是进行资产处置。12月4日,威创股份发布公告称拟对北京可儿教育和位于广州开发区三处物业对应的土地、建筑物进行处置,如果处置顺利完成,威创股份将合计得款11.41亿元。

  虽然威创股份近年来收购了很多教育公司,但是体现在财报上却一直是相对低迷的情况。今年三季报数据显示,威创股份前三个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96亿元,实现净利润0.98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0.71亿元,营收、净利润和扣非归母净利润均为近三年来同期最低值。

  业绩难达预期 面临商誉减值风险

  首先来看此次拟进行转让的北京可儿教育。

  北京可儿教育是威创股份于2017年8月通过分期支付现金的方式并购而来,当年威创股份以3.85亿元作为对价收购北京可儿教育70%股份,收购完成后北京可儿教育成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进行并表。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对价总额中的2.31亿元是威创股份以北京可儿教育70%股份作为质押向招商银行贷款借来的。

  并购评估机构采用收益法评估北京可儿教育全部股东权益为5.51亿元,比其账面价值1701.69万元增值5.34亿元,增值率高达3135.71%,同时成本法评估值仅为2179.48万元。

评估报告评估报告

  此外,交易对手方赣州高裕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君重资产,君重资产是威创股份股东上海和君投资的参股企业,所以对北京可儿教育的并购构成关联交易。

  对于高溢价收购关联方资产,威创股份和评估机构都作出了解释。评估机构认为收益法可以更好的体现北京可儿教育的销售团队、管理团队、园长人才培养储备、教学tnt冰原狼尊理念等无形资源,是按“将本求利”的逆向思维来“以利索本”。威创股份认为12到14倍的PE倍数是基于幼教行业发展空间巨大、可儿教育商业模式成功、财务盈利长期持续稳定的基础上认定的,收购有利于补充战略布局和完善幼教生态。

  总而言之,上市公司付出对价3.85亿后顺利拿下北京可儿教育70%股权,并“喜提”商誉3.48亿元。之后两年,北京可儿教育的业绩表现算是差强人意。2017年实现净利润4233.12万元,较2017年承诺净利润数3846 万元高出387.12万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4152万元,较2018年承诺净利润数4400万元低248万元,两年合计实现净利润8386万元,累计承诺完成率为102%。

  不同于前两年的踩线达标,2019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北京可儿教育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仅实qq餐厅6级最佳摆法现净利润2382.64万元,不及2018年全年净利润的60%。而2019年北京可儿教育的最低业绩承诺数为4477万元。

  业绩不达预期就很可能面临商誉发生减值的风险,从而拖累上市公司本就不多的净利润。再加上威创股份认为目前国内学前教育行业新政出台,并在各地逐步落地实施,可儿教育未来的经营情况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所以最终决定出售2年前并购的北京可儿教育。

  目前的计划是,北京可儿教育由其现持有30%股份的刘可夫和其配偶回声进行回购。回购对价为以 2017 年 8 月公司收购可儿教育70%股权时的交易对价3.85亿元为基准,扣除可儿教育历年已向公司分红的8161.80万元,协商最终定价3.03亿元。12月4日威创股份同时公告,将把位于广州开发区科珠路233号、伴绿路10号、彩频路6号三处物业相应的土地使用权及建筑物所有权出售给广州科学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转让金额为8.38亿元。

  此外,威创股份于2019年注销了全资子公司威学教育和潜能教育。

  战略转向还是业务调整?

  自2018年《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起,幼教行业就迎来了变革。首先是明确提出了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的目标。而普惠性幼儿园和营利性幼儿园的区别在于是否可以将扣除营业支出后剩余款项当做经营者的盈利。普惠性幼儿园被要求所收学费等应用于幼儿园的开支,并不能剩余超过2%。

  其次为了遏制过度逐利行为,政策要求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这无疑使幼教资产的资本化运作按下了暂停键。

  北京可儿教育的出售是业绩下滑和政策承压双重压力下的选择,但这次的出售和两家教育子公司的注销到底是整体战略转向的前兆还是局部的业务调整?与威创股份转型经历相似的同行者秀强股份在2019年6月将幼教资产进行了剥离,退出了教育赛道。

  通过分析,整体战略转向的概率可能不大。

  第一,威创股份在向教育领域转型过程中已经投入了太多的人力和财力,在幼教行业的“沉没成本”高企。自威创股份2015年开始涉足幼教行业以来,先后以5.2亿元对价收购红缨教育、以8.57亿对价收购金色摇篮教育、以6000万对价投资艾乐教育、以2000万对价投资必加教育、以1.06亿投资鼎奇幼教。粗略算来,光是花在外延并购上的资金已经超过了15亿元,这还不算所投企业的营运支出和企业自身设立的教育产业支出。从这个角度来说,威创股份如果真要完全放弃教育赛道,其所需的勇气可不仅仅是壮士断腕怎么简单。总所周知的是,在2018年年报中威创股份儿童教育服务行业所占总营收的比重已达49.68%。

  第二,威创股份现在虽然拟处置可儿教育股份,但另一方面上市公司的投资和资本运作其实还在加速。2019年6月,威创股份控股股东将10%的股份转让给科学城(广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科学城集团是广州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百分百控股的国企。威创股份希望借助科学城集团的国企背景和位于广州的优势资源,探索区域政府教育服务采购、在儿童教育文化产业、国际教育方面有所建树。其次,2019年威创股份已有两支教育产业并购基金完成备案。一支是2019年4月完成备案,与天风天睿合作,威创股份出资2559万元的威创天睿教育产业系列基金。另一支是2019年8月完成备案,与南京华文、江苏文投合作,威创股份出资3000万元的南京华创教育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

  教育赛道道阻且长

  虽然威创股份近年来收购了很多教育公司,但是体现在财报上却一直是相对低迷的情况。2014年-2018年,威创股份的营收规模从2014年的8.03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11.07亿元,而其净利润则只从14年的1.05亿元上升至1.7亿元,增幅较小。最新的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示,威创股份2019年前三个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为7.96亿元,实现净利润0.98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71亿元,营收、净利润、扣非归母净利润均为近三年来同期最低值。

财报财报
财报财报

  另一方面,其销售净利率和资产报酬率均处于下降通道。2017年三季报到2019年三季报,威创股份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21.78%、18.73%和12.36%。威创股份的总资产报酬率为6.19%、4.12%和2.89%。这表明威创股份的盈利能力在降低,需要进一步降本增效。

  总体而言,威创股份还将坚持在教育的赛道上继续前进,但从往年来的表现和近期所面对的各种挑战来说,前路漫漫,道阻且长,威创股份还需努力。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

联系我们